中国太阳能制造网

光伏行业是金矿还是鸡肋?

发布:admin01-01分类: 行情分析

值此寒冬时期,究竟光伏产业是金矿还是鸡肋?究竟光伏产业何时才能重振雄风,回到持续健康的发展轨道?何去何从,是个问题。舆论的上空弥漫了一层灰色的论调。尽管有很多热心的人士发帖打气,现实的冰冷还是让人充满焦虑。

最近有时间浏览下光伏论坛和贴吧,发现里面充斥着很多消极、悲观、迷茫、彷徨的言论。值此寒冬时期,究竟光伏产业是金矿还是鸡肋?究竟光伏产业何时才能重振雄风,回到持续健康的发展轨道?何去何从,是个问题。舆论的上空弥漫了一层灰色的论调。尽管有很多热心的人士发帖打气,现实的冰冷还是让人充满焦虑。

焦虑与悲观的原因在于我们不明,不明白容易让人紧张焦虑。为了消解这种无着的焦虑,我试着用我理解的知识与见闻对此加以解释。

经济周期与政治扩张

光伏行业技术在中国也有几十年历史了,但是真正大规模商业化量产,开风气之先的当属无锡尚德。很多人都把2005年当做光伏产业全面进入公共视野的年头,也可以说是光伏中国制造的元年。

2005年处在什么样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之中呢?

1)2002中国经济摆脱上一经济周期的震荡调整,以房地产、铁公鸡等投资性拉动的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开始重新高速启动。也正是在2002年以后,全国各地房价开始飞涨,通货膨胀直线拉升。

2)在美国,2000年乔治.布什当选总统,为了刺激国内消费,小布什政府放宽金融管制,以次级贷等金融衍生品为代表的金融市场开始逐渐繁荣。2001年阿富汗战争和2003年伊拉克战争全面展开,石油、天然气等大宗能源价格开始一路飙升,全球能源一度处于供给紧张之中。

3)在欧洲,1999年,欧盟统一货币,发行强势货币欧元,欧盟一度跃居世界第一大经济体。2009年通过《里斯本条约》,欧洲一体化进程加剧,2004年7月德国正式推出新版可再生能源法,鼓励新兴能源的应用。

光伏企业在这样的世界政治经济一体化格局下开始高速发展,无疑受到了多重政经效应叠加,这种天时地利的条件,不能说绝后,肯定当属空前。那个景气繁荣的时代,做什么都赚钱,所以我们在2005年~2009年看到的更多是光伏产业里的狂欢。但是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2009年,中国经济景气周期结束;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光伏行业又受到多重政经效应叠减的影响,处于极度萧条之中。

其实,几年前我们看到的繁荣是一种放大;几年后的今天,我们体验的萧条也是一种放大。光伏行业自身的发展周期和世界范围内的政经周期叠加在一起,所以我们无论体验繁荣和萧条都比其他行业感受更深刻、更明显一些。

光伏产业产能过剩的根源

光伏行业产能过剩的根源在于盲目投资,盲目投资的根源在于我们这个社会有病。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都是根治于社会结构之中的,不止一个经济学家深刻的剖析过中国经济的问题和社会问题。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个矛盾集中突出的时代:

1)高速经济发展与人口土地环境资源之间的矛盾;

2)快速城市化与旧有制度体制之间的矛盾;

3)人口老龄化与社会福利保障之间的矛盾;

4)经济改革与政治体制之间的矛盾;

5)通货膨胀、内需不振和低收入之间的矛盾。

以及由于国家政策所导致的贷款利率过高及人民币升值所导致的出口利润下滑等问题多层次的叠加影响经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传统制造业利润薄如刀片,大炼钢铁不如养猪种地,多年经济发展积累的巨量资本流动性无处释放,急需铸造几个巨型蓄水池把资金收住。于是国家层面的战略新兴产业规划出台了。新能源、新材料,尤其是光伏、风电、物联网这几个万亿级的产业正是步入各级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规划。

这忽然让我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本《陈云传记》,里面讲上世纪60年代有段时间也曾出现过流动性过剩的现象,当时主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云在计划经济时期商品普遍短缺且限量供给的背景下,果断采取以包括伊拉克蜜枣在内的多种高价不限量果蔬商品供应市场,快速回笼货币流动性,有效应对了通胀压力。那个年代的人应该对伊拉克蜜枣印象深刻,那是典型的奢侈品,蜜枣味道虽好,可是有寄生虫,吃坏了许多人的肚子。

我常想,光伏行业就是那伊拉克蜜枣,中央政府鼓噪,地方政府助澜,仿佛哪个城市,哪个省要是没有光伏行业撑门面,都是件不道德,很土很落后的事情。终于光伏行业这个蜜枣吃坏了很多人的肚子。真正关乎行业存亡的上网电价却始终但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国家鼓励新兴产业投资本是为了宏观调控,一方面是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另一方面是为了吸纳多余的流动性,大量投资纷纷落网正中下怀。如今无法自拔,破产清算还是兼并重组对国家倒是次要的事,只要不化作滔滔流动 性危害经济基本面就是调控成功。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